笔趣阁

分卷阅读7(1/3)

  怎么说动父亲的,他就很高兴的同意跟洪局去喝酒去了;母亲由於不放心我,死活不去,父亲一道命令,母亲就明正言顺地留下来陪我了。

  看着洪局和父亲有说有笑地出去吃饭,我突然感觉到心里暖暖的。

  然而,更令我吃惊的还在后面,一顿饭下来,父亲微醼地回来就兴奋地宣佈,洪局成了我的干哥哥。

  我立马愣在那里,眼泪差点就滔滔不绝地滚出来。

  不要啊!我不要洪局做我的干哥哥啊……(八)洪局成了我的干哥哥,那我以后怎么能跟他有其他的关系嘛?我是一万个不愿意,但当洪局有点兴奋又有点羞涩的沖着母亲甜甜地叫了一声「娘」之后,我知道这事已经无法扭转,心中的愤懑可想而知,所有的郁闷都写在脸上,一屋子里就我一个人不高兴,洪局和父母都乐得合不拢嘴。

  他们高兴地聊了一会,洪局才把帮我和母亲带来的午饭递给母亲,抽空看我一眼,笑着对我说:「小枫,你怎么一脸不高兴?是不是有人欠你钱了?」哟呵!称呼改得挺快嘛!一认了干爹乾妈就叫我小枫了,可是我……唉!干哥哥就干哥哥吧!死胖子!来这一手!我不理洪局的玩笑,闷闷地说:「你,你都成我干哥哥了,我哪有不高兴?只是以后我的医药费不好问你要了。

  」洪局听了我的话,「扑哧」一声笑出来,怜爱地用手拍拍我的头说:「看你这小脑瓜挺聪明的,怎么一下子就变傻了?我都是你哥了,还要用你问吗?」我头一偏,气鼓鼓的嘟哝:「谁知道你是不是这样想也是不是这样做的呢?」说完恨恨地瞪着他。

  我郁闷啊!梦中情人一下子变成了干哥哥,一下子还真难接受!更可恨的是,洪局不仅让我迷他迷得要命,父母也被他轻而易举就搞定了,以后我可不就在父母那失宠了吗?洪局听了我的话愣了一下,笑着拍拍我的头笑道:「小样!这么小看你哥我呀!早知道这样,我多压断你几根肋骨才好!」然后转头对母亲说:「娘,你看小枫这样,是不是怕我把你们抢了去,以后不理他了,他才生气的?」母亲也笑着说:「有可能,小枫被我们惯坏了!」然后转头对我说:「小枫,快叫大哥。

  」我不叫!我就是不叫!气死他!不好!父亲瞪我了,我就委屈一下吧,好汉不吃眼前亏,小小的叫了声:「大……涛哥!」哼!就是不叫你大哥(哼!比俺大姐大两岁,他只能是大哥了)!气死你!洪局(为了方便,以后一直用这称谓)似乎对我叫他涛哥无所谓,但父亲却圆睁着双眼还瞪着我,我怕怕,赶紧补叫一声:「大哥!」洪局高兴了,笑呵呵的轻轻地按我的头一下,应了一声大大的,然后很得意地俯下身来在我耳边跟我咬耳朵:「小枫,原来你那么怕干爹的呀!以后不准欺负我,你要敢欺负我,我就找干爹帮我报仇!呵呵!」我郁闷!我无语!洪局居然威胁我,我怎么碰上这么个剋星,得不到也就算了,居然还来跟我争父母的宠溺,我活得可真失败呀!我想不理他,但他呵出来的热气带着些酒味,味道很好闻,呵在我的耳朵里痒痒的,让我有点受不了,却不敢在父母面前表露出来,但又希望他能够多在那呆一会,矛盾!可是洪局就是不让我如愿,他说完就立起身来,看了看手錶,歉意的对父母说:「乾爸,娘,我得去单位一趟,下班再来看你们。

  」然后有意无意地拍拍我,说:「小枫,乖乖养伤,哥哥答应的事绝对不会不兑现,你就放心吧!」说完很调皮的对我眨眨眼。

  洪局跟父母说了些让父母放心的话,就道别出去了。

  看着他伟岸的身影消失在病房的门口,我突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心中却又祈祷他快些再来。

  这时我突然觉得,其实洪局做我的干哥哥也不错,至少我想见他的时候可以名正言顺的去见他,想跟他撒娇的时候可以名正言顺的跟他撒娇,这样其实也不错嘛!呵呵!父亲下午带着微醺很正经地叮咛我要好好养伤,就回家去了,母亲留下来照顾我。

  那天傍晚,洪局又翩然而至,这回他是帮我们母子送饭来了。

  我看着穿着一身运动装的洪局,心中早已没有了下午的郁闷,而是满腹的欢喜,毕竟,亲爱的洪局亲自帮我们做的饭嘛,想不喜欢都难。

  洪局一进来把饭盒放好,就把给母亲的那份递给母亲,亲热地说:「娘,你先吃,我来喂小枫。

  」说着就微笑地看着我把饭盒放在床头的小几上,轻轻地扶着我将床调高,温柔地问:「小枫,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